1024x768 1280x800   Decrease font size for  - 拓展台灣數位典藏 - 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 拓展台灣數位典藏計畫網站 Reset to normal font size for  - 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 拓展台灣數位典藏計畫網站 - 拓展台灣數位典藏 Increase font size for  - 拓展台灣數位典藏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國家典藏數位化計畫 植物學典藏數位化計畫-臺灣非維管束植物相子計畫 數位化工作流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4,120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單位: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植物學組 非維管束植物學門

 

計畫主持人:助理研究員 林仲剛先生

 

計畫簡介

 

為研究低等植物的多樣性與歧異度,本學門蒐藏藻類、苔蘚及地衣的標本。採集範圍包括台灣本島、蘭嶼、綠島、澎湖及金門地區。我們也經由交換或購買的程序,從大陸地區、日本及菲律賓地區的學者專家手中,取得該地區具有代表性的標本。目前為止,累積標本,藻類約6000份(已入庫4500份),苔蘚標本10700份,地衣標本2400份。在我們研究與鑑定的過程中,亦累積了不少圖檔資料與切片標本。其中部份資料已登載在本館蒐藏資料庫中,供其他單位的學者專家參考。在維護藏品良好的狀況下,讓更多層面的觀眾體驗自然界的奧祕,是本館所有工作人員的心願。

 

現階段我們將陸續的完成苔蘚植物與地衣標本的數位化工作。由於苔蘚植物與地衣在本土之研究歷史仍屬短促,參考性之文獻更是寥寥可數,乃更顯基礎資料建立之迫切。將典藏品苔蘚植物與地衣之標本數位化,藉以讓國人對地衣類之認識的普及化,以刺激國人對苔蘚植物與地衣類研究之興趣。

 

(more…)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檔案大尺寸圖檔數位化工作流程簡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5,423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單位: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計畫名稱:典藏日據與光復初期史料數位化計畫

 

計畫簡介

 

史料的保存與運用為典藏管理首要的工作,「保存」又是「運用」的基礎。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進行檔案大尺寸圖檔(以下簡稱大圖,尺寸的型式數量請參考附件一)的數位化工作,其目的便是為達成原始史料的永久保存,並藉以提供廣泛、重複使用的可能性。原始檔案十之八九為手稿式史料,非印刷品或複製品,內容珍貴但形式脆弱,其特性即其「唯一性」。若干檔案文書已超過一百年以上,文書紙張自然老化的現象無法避免;但史料應以能提供研究、法律信證或歷史事件稽核為其保存下來的積極目的,應設法善用此一資源。透過數位化保存,則可達到永久傳承史料文物之目的,且就積極面而言,已數位化之檔案史料,將可充分提供各種運用,發揮典藏管理的目標。

 

以下便就國史館臺灣文獻館進行數位化的工作流程做一說明、介紹。

 

(more…)

國立台灣大學 昆蟲標本館數位典藏計畫 數位化工作流程簡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5,424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簡介

 

台灣大學從民國八十六年即進行「國立台灣大學數位圖書館暨博物館計畫」,結合人類系、圖資系、歷史系、資工系、圖書館等單位的人力,開始將典藏的珍貴文獻、器物數位化,並自八十七年起同參與國科會數位博物館計畫。台灣大學的珍貴典藏涵蓋歷史文獻、考古、地質、動物、植物、昆蟲等,其中多與台灣本土有關。

 

台灣大學昆蟲標本館成立於日據時代,收藏無數珍貴標本;在台灣地區與農業試驗所並稱藏量最豐之兩大昆蟲標本館。蒐藏昆蟲標本的主要目的在於藉由昆蟲標本和相關資料的取得、保存與維護,作為自然歷史的佐證,經由標本的研究以了解自然史,並將蒐藏之標本及研究所得之成果提供人類學習與了解的途徑;因此標本的主要功能在於提供展示、科學教育及科學研究。而近年在全球提倡生物多樣性公約以來,昆蟲這一類物種多樣性最高的類群更是受到高度的重視;為了永續利用昆蟲資源,必須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加以管理。標本為無價之寶,應當受到相當高度的重視及妥善的管理與維護。

 

(more…)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人類學影音數位化工作流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3,196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單位: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計畫名稱: 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計畫

 

計畫簡介:

 

「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計畫」,主要是以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博物館、圖書館以及研究人員所典藏有關台灣原住民之研究資料為基礎,進行各類型資料的數位化與典藏管理,並建置影像、文物、人口、聚落、書目、表格、研究地圖、契約文書、音樂、影音、口述訪談、多媒體出版品、故宮原住民檔案等十三種資料庫及其搜尋機制,以提供研究人員、教育人員以及社會大眾,在研究、教學以及相關資訊交流方面的便利,希望藉此能促進族群間的相互了解與尊重,以及不同文化間的交流與保存。

 

本網站的宗旨目標如下:

 

一、以數位科技保存典藏有關台灣原住民之文物、文獻與影音等各類型之文化資產。

 

二、建置相關資料庫與搜尋機制交流,以提供研究人員、教育人員及社會大眾在研究、教學以及相關資訊交流與應用上的便利。

 

三、以網際網路形式,促進有關台灣原住民資訊之交流與分享,期能成為重要入口網站。

 

四、提昇國民之文化與資訊素養,增進族群與文化之間的相互了解與尊重。

 

最後,我們希望本計畫能達成拋磚引玉之效,吸引民間團體與博物館、教學與研究單位以及地方文史工作室共襄盛舉,利用本網站提供的分享交流機制,上網交流有關台灣原住民各方面的資訊與意見,或是上傳分享有關台灣原住民文物、文獻與影音等各類型之文化資產,讓本網站得以永續經營。「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計畫」網址:http://www.aborigines.sinica.edu.tw

 

(more…)

李澤藩美術館數位化工作流程簡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3,900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單位:中國科技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系

 

計畫名稱:李澤藩素描創作手稿數位美術館計畫

 

計畫簡介

 

李澤藩(1907~1989),日據時代台灣美術發展時期的重要畫家,是一位畢生獻身藝術作育無數英才的美術教育家。其一生繪畫創作、著述及相關資料文物等,現典藏於李澤藩美術館。這些珍貴資料是台灣美術發展史中重要的文化資產,具有薪火相傳之價值;尤其素描創作手稿,每一幅都記載了大師創作的心路歷程,掌握了生命的點滴,更具有鑑賞與研究之價值。本計劃之目的即對李澤藩美術館所典藏之素描創作手稿及相關資料進行數位化,建構典藏資料之資訊檢索系統,並建置李澤藩素描創作手稿數位美術館。

 

爰此,本計畫自95年四月開始對李澤藩先生之原始素描創作手稿進行高品質之數位化影像處理,也對其生平年表及相關資料進行編目及數位化,並建構典藏資料之資訊檢索系統。本計劃執行完成後,預期將對藝術教育的普及與社會文化的提昇有所助益。以下為主要作業項目:

 

(1) 典藏資料之彙整與分析:對於美術館所典藏之素描創作手稿及相關資料,依年期進行有系統的整理與分類,並分析李澤藩先生創作歷程之發展與特色,及解析各創作之所欲表達之意念。

 

(2) 典藏資料數位化:將所整理之李澤藩先生相關典藏,逐一進行數位化。

 

(3) 「後設資料(metadata)」建立:使用現行後設資料標準(CDWA),建立適用於典藏資料的後設資料。

 

(4) 根據美術館後設資料(Metadata)以及數位化後的典藏資料發展資訊檢索系統,讓網路使用者得以搜尋到所需的典藏資料。

 

本計畫為完成數位化李澤藩先生素描創作手稿及相關資料的典藏,並完整建立數位美術館,以藉大眾應用資訊服務、掌握資訊與知識之能力,達到精緻文化普及化及提昇生活品質之目的, 希望藉由 數位化工作成果的呈現,讓大眾能上網查閱、欣賞台灣畫壇前輩畫家李澤藩先生獨特的畫風,以及其對台灣美術與藝術發展的影響與貢獻。並盼藉此推廣藝術教育,推動精緻文化,提升社會精神層面的生活。

(more…)

臺灣大學人類學系人類學物質標本數位化工作流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3,383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單位:臺灣大學人類學系

 

計畫名稱: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典藏文物數位化計畫

 

分項計畫名稱:臺灣原住民各族藏品資料整理研究與數位化

 

 

計畫簡介

 

臺灣大學標本陳列室典藏豐富而珍貴的民族學與考古學標本,為該系教學及研究之特色,並肩負保存地方文化資產的使命。標本陳列室除供教學研究之用,並適度對外開放參觀。近年來陸續開設博物館學相關課程,希望藉此提高學生學習興趣,並拓展人類學專業知識。

臺灣大學人類學系標本收藏始於1928年「土俗人種學講座」創設時期。陳列室歷經草創、茁壯、戰爭破壞、戰後復原等變遷,所藏標本均為前身「講座」和本系最重要的資產。目前民族學標本約有三千多件,包括臺灣各地區原住民的傳統

器物和衣飾,如家屋樑、木柱、雕像、佩刀、木盤、碗、煙斗、珠衣、皮帽、刺繡、祭壺與獵首用具等;另有少數海南島、東南亞及太平洋地區的民族學標本

 

(more…)

國家圖書館古籍文獻數位化工作流程簡介

發表日期: 2008-08-08, 點閱數: 10,236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計畫單位:國家圖書館

 

計畫名稱:古籍文獻典藏數位化計畫

 

計畫目標:

 

1. 將本館所藏具有代表性的重要善本古籍影像加以數位化。

 

2. 擬於民國九十三年完成館藏重要善本古籍約6,000種數位化。

 

3. 預計民國九十五年將館藏金石拓片約6,200幅數位化,並建置古籍文獻影像資料庫及古籍影像檢索系統。

 

4. 預計將可成為研究中國文化的重要漢學資源電子資料庫。

 

計畫簡介

 

1933年國家圖書館(即國立中央圖書館)在首都南京成立籌備處。歷來收藏來自各處之珍貴古籍、善本和拓片,為前

人之心血結晶,國家重要的文物典藏,收藏豐富,意義重大。

 

為充實網際網路資訊內容,加強保存我國豐富的文化資產,國家圖書館參與「國家數位典藏計畫專案」,將所蒐藏珍貴

的古籍文獻予以數位化,讓現代人認識到先聖昔賢的智慧結晶,意義實在重大,而基於國家級學術性圖書館立場,該館

一直對古籍文獻不遺餘力地加以維護與整理,為配合資訊時代趨勢,上述珍藏的數位化更是刻不容緩。

 

國家圖書館典藏古籍相當豐富,在善本方面,收藏約12,300餘部,近12,600冊,其中敦煌寫卷155卷、宋本175部、金

本6部、元本272部、明本逾6,000部、鈔本近3,000部、稿本和批校本各500左右。其特色包括:網羅昔日著名藏書家精

品;同一名家著述,藏有若干不同版本;複本多,一書相同版本常藏有數部;明代文集和史料豐富,「千頃堂書目」、

「四庫全書總目」所未著錄的不在少數。

 

國家圖書館「善本古籍典藏數位化子計畫」預計自九十年起至九十三年止,將館藏重要善本古籍約6,000種數位化;另

於九十四年起至九十五年止繼續將古籍文獻加以數位化,並將數位化館藏金石拓片約6,200幅。

 

「國家圖書館古籍文獻典藏數位化計畫」最重要的目標,即為圖書文獻典藏的保存及利用。經由數位化,豐富之館藏得

以永續保存,學術界及相關文化產業也可利用此等資料與素材提高研究與生產之品質,同時更盼加強國內外收藏單位相

互傳遞交流,共同建構高品質、一致規格及專業人員參與製作之古籍文獻資料庫,為漢學研究、傳統文化發揚賦予嶄新

意義。

 

(以上援引參考自「國家圖書館–國家典藏數位化計畫」之「國家圖書館古籍文獻典藏數位化計畫」計畫書及網站:

http://readopac.ncl.edu.tw/ndap/rar/ndap-rar-int-00.htm)

 

(more…)

數位典藏與我的家族

發表日期: 2008-03-24, 點閱數: 3,718 , 加入收藏櫃 , 加入書籤

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數位知識總體經營計畫專任助理 陳泰穎

 

 

    因為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的一日假期,因此在冬春之交的慵懶午後,我有機會攤在家裡,懶洋洋地讓各種思緒奔馳而過。不期然地,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媽媽曾經提過的名字:「王超倫」。他不是甚麼名人,只是一個沒有機會把國立台灣大學念完、就急急忙忙離開人世的年輕人,因此在大部分的台灣歷史辭典裡面絕對不會有他的資料出現。他在1950年時離開人間,至今已經有五十八個年頭了,但是他在我母親的家族當中,卻是一道已然超過半個世紀、至今依然存在的深刻傷痕。我原本以為,世界和我想的一樣,早就將他忘卻;但是當我嘗試利用網路搜尋引擎,不抱期待地打進他的名字之後,事情卻不如我所想的那樣悲觀,一筆王超倫的搜尋結果,赫然出現在數位典藏聯合目錄、來自國史館的資料頁面上頭。
http://catalog.ndap.org.tw/dacs5/System/Exhibition/Detail.jsp?ContentID=7847&CID=16991&OID=1428324

   王超倫,是我外公的兄弟的兒子,如果今年還在世,也已經是八十多歲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了。我還記得我的母親第一次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還只是一個高中生;而王超倫過世的時候,也才不過是二十四歲、國立台灣大學工學院四年級的學生而已。他和那時候許多念理工的人一樣,除了數字與公式之外,對於世界運作的方式更有深刻的興趣,而對於社會也抱持思索的好奇與廣博的同情心。在1940、50年代之交的台灣,正是經濟凋敝、政治趨向威權體制的年代,社會上有太多的紛擾與動盪,或許身為台大生而熱情的他,除了希望能夠用工程來帶給人幸福之外,更希望能夠用思想與行動的力量改變社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那時的台灣,剛剛走過了二二八事件,傷口仍然隱隱作痛。而國民政府對於社會與經濟上的問題,似乎也無法做出有效的處理。物價高漲,而在中國大陸上政治與軍事的全面敗北,更使得中國共產黨的「解放台灣」口號聽起來像是一個似乎可以預見、也可以被實現的政治預言,人心浮動而期待變化。也許就在這種氣氛中,王超倫加入了具有左傾思想的讀書會,也可能憑著一股血氣加入了當時眾多示威遊行的行列。又或許,他為了他想要追求、實踐的社會理想,加入了某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也說不定。又或者,他其實只是個帶點熱情、喜歡打抱不平、批評時政的年輕人。又或者,他不小心跟人結了冤仇,所以被羅織入獄。又或者,他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場合,有破案壓力的特務又剛好必須要交差了事。今天的我,已經沒有機會再向他本人求證,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因為歷史和他的生命都已經不會重來了。唯一有跡可循的除了家中長輩的記憶之外,就是那一個個映在筆電螢幕上的細明體字。在網頁上,國史館的典藏裡面,是這樣描述他的:  

(more…)